到2017年,“政社互動”要覆蓋全省。省政府昨天召開的推進“政社互動”創新社會治理座談會傳出的這個信息引人關註。政社互動將在全省落地生根,以期減輕城鄉社區和基層群眾自治組織的行政負擔,激活社會組織活力,實現社會和諧善治。省域整體推進政社互動,這在全國尚無先例。
  兩份清單劃清邊界
  上下級變成契約關係
  太倉市從2008年開始探路政社互動,列出兩份清單:一是“自治組織履職清單”共10項,涉及居民自我管理、自我服務等;二是行政權力限制清單,最終確定需自治組織依法協助政府辦理事務28項。而之前政府下派給村居的事務,多達78項,如今減少64%。
  兩份“清單”劃清“行政權力”和“自治權利”界限。太倉沙溪鎮中荷村村委會主任曹峰說,以前從安全生產、秸稈焚燒到衛生城市驗收,都要簽責任狀,搞砸了,社區得擔責任。自從搞了政社互動,村與鎮簽訂《基層群眾自治組織協助政府工作事項》的協議,委托這些事項由中荷村辦理,並支付因此產生的服務費用。
  “由責任狀到委托書,只改了一個詞,政社關係就從上下級,變成了契約關係。”曹峰說,如今,建立消費者投訴站、生態市創建、國家衛生鎮創建等都不再是村居委會的職責。
  下轉3版
  上接1版經過6年多試點,太倉模式得以在蘇州,乃至全省推廣。結合江蘇實際,省委辦公廳、省政府辦公廳去年7月聯合下發意見,在全國率先整體推進政社互動。目前,全省已有580個鄉鎮(街道)開展政社互動試點,占總數的45.6%。
  “這是深化行政體制改革的一場自我革命。”副省長許津榮認為,這一方式契合全面深化改革、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最新要求;契合全面推進依法治國、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最新要求。
  街道社區“去行政化”
  政府“養人”變“買項目”
  政府放權,今後誰來承擔原有的行政事務?今年南京拿出3000萬元,向社會組織買服務。
  “長期以來,我們都‘吃不飽’,發展難。現在政府派單買服務,社會組織能不能接得住?服務能不能讓老人滿意?這都是考驗。”面對機遇,南京金德松老年人服務中心負責人陳金松很著急。當地兩萬多家社會組織,服務能力不足仍是短板,能拿下“大單”的不多。
  政強社弱,一直是各地普遍存在的問題。南京市副市長徐錦輝昨天表示,市、區兩級將按1:1配套在每個社區(村)設立20萬元為民服務資金,由社區專項用於公益服務、購買社會組織專業服務和居民自治服務。“過去政府是‘養人’,現在是‘買項目’,街道和社區逐步‘去行政化’。部門職責下放街道、社區辦理的事項,經費一併下放,讓社會組織生存併發展壯大起來。”
  簡政放權,需要更多的社會組織接棒服務。我省率先降低社會組織登記門檻後,上半年,直接登記3454家社會組織。省民政廳連續三年投入資金搞社區公益創投,購買社會組織服務。全省已有6.2萬家社會組織,覆蓋群眾生活所需方方面面。政府讓渡資源,一大批諸如“放學來吧”、“心貼心”養老等社會組織有了生存空間。
  自己管自己四兩撥千斤
  供需良性互動居民受益
  南京秦淮區龍王廟社區是個老小區,長期找不到物管公司接管,環境髒亂差。“過去政府下派任務多,還都不明確經費,社區就這幾個人,忙不過來,疲於應付;沒錢,也找不來社會組織做,居民意見大。”
  10月初,龍王廟社區主任徐水蘭牽頭成立社區社會工作發展中心,首次承接的項目是“睦鄰攜手安家園”,改善無物管老小區髒亂差。“現在政府出錢購買部分服務,業主出部分費用,我們找專業物管人員管理,老小區管理不再真空。這才是社區的正事兒!”
  嘗到政府還權甜頭的,不止一個龍王廟。南通市崇川區副區長楊春紅說,從政府事務中“脫身”的社工,得以沉到社區。全區178名社工被分成兩組,一組在公共服務中心上崗,一組到鄰裡服務。區財政每年投入100萬元公益創投,1700家社區組織活躍鄰裡中。鄰裡間大事小情,第一時間上報社區和政府,實現“群眾難有所幫,小事不出社區”的善治局面。
  自己管自己,四兩撥千斤。省民政廳社區處處長仲錦表示,社區公共服務產品供給,要實現多元化,政府、社會和市場多層次、多領域地供給,才能滿足居民的需求。當供需實現良性互動後,居民將成最大受益者。本報記者 唐 悅  (原標題:政社互動兩年內覆蓋全省)
創作者介紹

台北微風當舖

ys97yscik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