粉花夾竹桃。(資料圖片) 黃嬋。(資料圖片) 海芒果。(資料圖片)
  《廣州市不同綠地適宜種植的植物推薦名錄》正式推出
  有市民研讀《廣州市不同綠地適宜種植的植物推薦名錄》後,發現其中有有毒及易引起過敏的植物,且有部分是外來物種。對此,市林業和園林局相關處室工作人員回應,上述植物已用“*”號進行標註,該名錄是向廣州各界介紹廣州可用於城市綠化的家底,實際操作過程中,會秉著“公園、居住區、游人活動頻繁或易接近的場所忌用有毒、帶刺及易引起過敏的植物”的原則辦事。文/ 記者劉幸圖/記者王燕、顧展旭
  根據熱心市民的報料,記者認真查閱了《廣州市不同綠地適宜種植的植物推薦名錄》(以下簡稱《名錄》)後,發現納入18種有毒及易引起過敏的植物;同時,記者巡城發現,部分有毒及易引起過敏的植物已經用於城市綠化,如夾竹桃、海芒果、烏桕等植物。受訪專家表示,《名錄》出世本是好事,但其行文未符合相關規劃,存在明顯的漏洞,有不夠嚴謹的嫌疑,且與規劃局出台並正實施的“城市綠地應用樹種”撞車的嫌疑。
  對此,市林業和園林局相關處室工作人員昨日回應本報:《名錄》是想告訴各界廣州可用於城市綠化的“家底”,即有什麼。而在實際操作過程中,會秉著“公園、居住區、游人活動頻繁或易接近的場所忌用有毒、帶刺及易引起過敏的植物”的原則辦事,如兒童公園就不使用有毒及易引起過敏的植物。
  姚錦華是某園林綠化企業的種樹培育專家,《名錄》出台之後,其從市林業和園林局網站中下載下來閱讀,發現有些東西不妥,並告訴了本報記者。他表示,《名錄》一共推出了764多種綠化植樹,遠比廣州城市綠化所使用的樹種要多,本是好事。但是其中,有毒及易引起過敏植物不少,且有部分是外來物種。雖然發佈者用“*”號進行標註,但是納入官方推薦總有不妥。
  為此,記者特翻閱了《名錄》,發現其中共有18種有毒及易引起過敏的植物,分別是,海芒果、魚木、玫瑰木、白花夾竹桃、黃蟬、軟枝黃蟬、黃花夾竹桃、黃花曼陀羅、花葉狗牙花、花葉夾竹桃、烏桕、狗牙花、琴葉珊瑚、南洋櫻花、紅花夾竹桃、粉花夾竹桃、馬利筋、紫錦木等。
  為何要出台《名錄》呢?市林業和園林局表示,《廣州市綠化條例》於2012年7月1日正式施行,其中明確要求配套編製並公佈不同綠化用地適宜種植樹種名錄,更好地進行行業指導。經過兩年的編製,《名錄》作為《條例》的配套目錄正式面世。
  《名錄》將綠地類型分為八大類,第一類為公共綠地、居住區綠地、單位附屬綠地;第二類為市政道路綠地;第三類為高快速沿線、省國道綠地;第四類為城市出入口綠地;第五類為鐵路沿線綠地;第六類為屋頂綠化、立體綠化;第七類為河涌附屬綠地;第八類為防護綠地。
  小鏈接:
  部分有毒及易引起過敏的植物軟枝黃蟬:廣植於熱帶地區,為觀賞植物。分佈於熱帶、美洲,中國引入栽培。該物種為中國植物圖譜數據庫收錄的有毒植物,其毒性為植株乳汁、樹皮和種子有毒,人畜食後引起腹痛、腹瀉。表現為心跳加快、循環系統和呼吸系統障礙,妊娠動物食之會流產。
  魚木:山柑科落葉小喬木,中國植物圖譜數據庫收錄的有毒植物,其毒性為樹皮和果實有毒,海南島有小孩因誤食而中毒。
  調查1:有毒植物海芒果、烏桕已成片種植
  記者走訪發現,18種植物納入推薦名錄前,已存在於廣州的城市綠化之中。如市民到南沙濕地公園走訪時,可在紅樹林之中找到海芒果。公園副總經理楊川雲介紹,海芒果雖比芒果多了一個字,口味卻相差甚遠,且含劇毒,街坊若是誤食,可致噁心、嘔吐、腹痛、腹瀉,嚴重者可能致命。
  記者留意到,在南沙濕地之中的海芒果旁有告示牌,若游人想採摘,工作人員便會勸阻。
  而在石門國家森林公園,同樣有毒的烏桕則沒有任何提示。石門國家森林公園管理者告訴記者,近幾年大規模種植了烏桕作為石門紅葉的造景樹種。
  據百度記載,烏桕被中國植物圖譜數據庫收錄,其毒性為木材、乳汁、葉及果實均有毒。人食用後,會出現腹痛、腹瀉、腹鳴、頭昏、四肢及口唇麻木、心慌等癥狀。
  調查2:易引起過敏夾竹桃遍佈大街小巷
  走進廣州大街小巷,時不時就能遇到市民熟悉的夾竹桃。在廣東科學中心周邊綠化地上,記者找到了白花夾竹桃、黃花夾竹桃、紅花夾竹桃、粉花夾竹桃等類型的夾竹桃。在二沙島發展公園、在廣州大道綠道沿線,都見到夾竹桃的身影。
  在《名錄》中,記者看到,夾竹桃類植樹推薦作為公共綠地、居住區綠地、單位附屬綠地,市政道路綠地的綠化樹種,但是其均屬於有毒及易引起過敏植物。
  華農大林學院主任教授、全國註冊城市規劃師李敏昨日告訴本報,夾竹桃類植物流出來的汁會引起部分人群的過敏。夾竹桃類在特定場合如高速公路兩旁是沒有問題的,但是公共綠地、居住區綠地、單位附屬綠地應慎用。
  調查3:有毒外來物種南洋櫻花也已種
  姚錦華告訴記者,如軟枝黃蟬、魚木、南洋櫻花等物種屬於外來物種,但是廣州部分地方已經種植,與推廣鄉土樹種的理念不合。
  對此,李敏昨日表示,並非所有外來物種都不適合廣州綠化。嚴格意義上講,經過長期引種馴化併在本地表現良好的外來樹種,也可以作為廣州城市綠化樹種。但南洋櫻花應該排除在適合廣州綠化的樹種之外。李敏進一步闡釋說,從化一花卉中心大規模種植了南洋櫻花,其時間達不到經過長期引種馴化的時間要求;其總體表現不理想,花期不如預想中燦爛。
  但記者查閱《名錄》看見,南洋櫻花推薦用於公共綠地、居住區綠地、單位附屬綠地,市政道路綠地,屋頂綠化、立體綠化等3個類型的綠化。其不僅是外來樹種,且是有毒及易引起過敏植物。
  部門回應:
  《名錄》主要為介紹
  可用於綠化的家底
  記者採訪了市林業和園林局相關處室工程師唐工,其表示,《名錄》首先是向廣州各界介紹廣州可以用於城市綠化的家底,即有什麼。如果可以用的不納入其中不利於產業發展,也不利於廣州城市綠化,因此納入《名錄》說明其中樹種有景觀價值。
  《名錄》把有毒及易引起過敏植物標註出來,起到提醒作用,在市政綠化項目中,如公園、居住區、游人活動頻繁或易接近的場所忌用有毒、帶刺及易引起過敏的植物。實際城市綠化過程中,一些敏感區域,如兒童公園並不會種植,普通市政綠化也是能不種就不種。
  南洋櫻花外來物種是否有“打著左轉燈向右轉”嫌疑?唐工回應,外來物種有個科學的界定,《名錄》中的樹種已長期在廣州種植,可能原產地不是廣州,但其已本土化繁育了。此外,外來物種與入侵物種是兩個概念,《名錄》中樹種均不會影響廣州生態。  (原標題:該種什麼樹?先看清標註)
創作者介紹

台北微風當舖

ys97yscik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